今年4月,有幸受邀去參加 南非 2019年 開普敦 國際爵士音樂節,往屆 南非 總統、部長都會參加, 港台的很多一線明星,周杰倫、莫文蔚等都去過,而且這個票根本不對外售賣,都是定向發放。可惜啊,趕上一次巨慢的簽證,完美錯過了這次千載難逢的機會,在遺憾中踏上了本次 南非 之行。
小時候,從未想過我會踏上 非洲 大陸,走進 南非 。因為印像中的 非洲 ,存在於趙忠祥的《動物世界》,“獵豹緩緩靠近他的獵物,羚羊突然察覺,這時獵豹已經飛速起跑,這場角逐並沒有持續太久……”印像中的 非洲 ,還存在於教科書裡,好望角在世界的另一頭,遙遠到只能靠想像去觸摸。印像中的 非洲 還存在於新聞報導裡,原始部落,缺水貧瘠的土地, 非洲 兒童飢餓恐懼的雙眼,還有beyond為 南非 總統曼德拉創作的《光輝歲月》……
直到現在,互聯網實現讓世界變小,人與人之間再也不是一座孤島,就像現在正在看我的遊記的你,彷彿也跟我走了一遍,默默在你的心裡埋了顆小種子。 南非 ,像一個寶藏之國,正在慢慢被我們打開。

說真的,是什麼支撐著你堅持完22個小時的飛行?坐上了飛機,也就讓我興奮了一小會兒。

四肢僵硬和頭腦渾噩是必然要經歷的,由於時差,分不清是黑夜還是白天,彷彿進入三體裡的暗世紀。長途的飛行,能分辨出老外的體力和我們的差別了,整架飛機就我們幾個人像渾身長得刺,扭來扭去。很多體型巨大的老外上飛機就睡,除了上廁所就保持一個坐姿。一看就是平時鍛煉多,坐也坐得,動也動得。

可就當 開普敦 到來的那一刻,我們用歡呼雀躍取代了一切。

來不及好好看看這座世界級的最佳旅遊城市,時差就把我放到了,到了酒店裹上被子就沉睡過去。

其實 南非 的旅游資源極其豐富,玩法多種,可以玩出狂野 非洲 , 非洲 五霸—— 獅子 、 非洲 象、 非洲 水牛、豹和犀牛,長頸鹿、河馬、疣豬和羚羊,分分鐘給你上演現實版的《 獅子王》。著名的 克魯格國家公園 是 非洲 最大的自然保護區之一,是典型的 非洲 草原地貌,物種的豐富程度在世界範圍都屈指可數。還可以在營地來一次野奢之旅,來一次原生態和奢華的極致體驗。

還可以玩出我們這樣—— “美好和放鬆”。所以這次我們直接避開 約翰內斯堡 和自然保護區,直飛 開普敦 ,貼著海岸線,16天玩遍 開普敦 和花園大道。

一直覺得人應該盡可能的多往外走走,那種接觸到新事物的巨大愉悅感無與倫比,當你的思維被突破的時候,就像飛機在極速沖破雲層。我出發前,很多人說 南非 不安全, 南非 熱死了, 南非 窮死了?我選擇不回复,因為我要親自帶著你們衝破雲層。

一、沒有開普敦,南非一定缺了一大半的氣質

<iframe width=」560″ height=」315″ src=」https://www.youtube.com/embed/E2xE5WrUzMU」 frameborder=」0″ allow=」accelerometer; autoplay; encrypted-media; gyroscope; picture-in-picture」 allowfullscreen></iframe>

“沒有人會愛上 約翰內斯堡 ,
也沒有人會不愛 開普敦 。”

我們在 開普敦 基本居住在seapoint附近,這個區域是白人居住區,生活便利,安全,出門幾分鐘就走到大西洋的邊上。
不知道為什麼,大西洋對我有種很魔幻的吸引力,靠近它,就像走進了某部電影,一幀一幀,如幻燈片自動播放。《荒野求生》裡的湯姆漢克斯被海放逐了十幾年,《盜夢空間》裡的小李子被海浪沖到沙灘上,還有科幻裡的巨艦以巨大的體闊破洋而出,駛向雲海浩渺之處。

大西洋之壯麗,遠非普通的海域所能比。

如果有一種生活方式可以定義,那它就應該叫做: 開普敦 式生活。他們對生活的定義豐富而又簡單,沿著海岸線跑步,從早到晚!玩滑翔傘和帆船,從早到晚!滿街的古董車和頂級跑車,從早到晚!…最酷的是,超你車的超跑,可能是白鬍子老頭帶著他的太太,而年輕人,更愛開個性化的古董車,更愛把自己或者女朋友的名字刻在愛車上。

看,這輛小車車叫做“jully”!

說真的, 開普敦 人也太愛跑步了。然後我們也決定跟個風,起了個大早,沿途收穫幾十個“morning”和笑臉。 南非 人從不吝嗇熱情。

南非 的白人很多是殖民時期的貴族,世世代代就留在了這裡,各個國家和人種在一個國度裡生活了幾百年(因此 南非 被稱為彩虹之國),各種禮儀、宗教、傳統在這裡碰撞。合羹之美,在於合異。一碗羹湯的美味來源於不同味道的調料的糅和,所以在我看來,這種合異帶來的體驗,比單一一種文化背景下更有意思。
於是,走在 開普敦 街頭,有種同時身處 非洲 、 歐洲 、澳洲的錯覺,如夢如幻。

由於 開普敦 是 歐洲 進入 南非 的第一站,所以城市建設要比內地其他城市要好,非常的繁華。上世紀三十年代, 開普敦 的一家報紙說 開普敦 是 南非 唯一的一個大都市,無人反駁。大都市的英文metropolis,包含 希臘 文的“母親”之意。因此, 開普敦 也得了一個非常響亮的稱號——母親之城。

二、用上帝視角俯瞰開普敦

俯瞰這座母親之城的上帝視角,就是新世界七大奇觀的桌山。
上桌山之前,我在網上cos了N個網紅拍攝角度和姿勢,登頂後,桌山上刺骨的強勁大風,把我所有拍照的念頭吹到了遙遠的南極。因此,在桌上根本沒有留下好看的照片。

在半山上俯瞰一下,這時候還是風和日麗,登了桌山頂就是另外一回事了。

上了桌山頂,都是老外的天下了,比我們抗凍,比我們勇敢,所以她們的照片都比我們美。
站在桌上上,感受兩大洋對沖帶來的強大氣流,感受迎面而來的壯闊的、無與倫比的自然之美。在這裡,才能真正察覺人們眼中的這座母親之城,是如何讓世人如此不惜自己的讚美之詞。
這座巨大的地標,山頂平展,像一個巨大的桌面,被稱為“上帝的餐桌”,而山頂常年由於兩樣對沖帶來的氣流影響,終年雲霧覆蓋,這雲霧又被叫做“上帝的桌布” 。我們在 開普敦 的時候,不論清早還是夜晚,經常被桌上的各個角度,各個時分驚艷到!

 

除了“桌布”, 開普敦 城市的雲海也隨時讓人心動,接近夕陽的時候,由於晝夜溫差,大西洋的海面被雲層覆蓋,雲霧隨著日落,緩緩移向城市,使得 開普敦 如同仙境。

三、在紅酒小鎮微醺一整個下午

開普敦 是一塊寶地,受兩洋交彙的影響,歷史上沒有出現過大的自然災害,反而為葡萄的生長提供了絕佳的氣候條件。驅車前往紅酒小鎮最大的酒莊,一路都是童話莊園一般的風景,下過微雨的樹上掛滿露水,紅酒莊園處處都是小松鼠的踪跡。 南非 的紅酒品質非常好,在新世界紅酒中佔有很重要的地位,可是國人對 南非 紅酒知之甚少,是因為 南非 的紅酒過去只出口 歐洲 、 日本 等國家。

南非 人的周末集市上充滿了舊物改造的風味,他們不拘泥藝術形式,不受限於材料,善於利用手邊一切可利用的東西去發揮天馬行空的創意和想像。

最後這個斑馬的玻璃圓盤,是在一個當地 意大利 手工藝人手裡買來的,現在已經擺在了我的床頭。第一眼就被斑馬的眼神打動了,當即買下

四、向花園大道,出發!

從 開普敦 出發,沿著整個花園大道一路向南,到伊麗莎白港,被譽為世界最佳自駕地之一。花園大道沿線的小鎮,像大大小小的珍珠,鑲嵌在這條絕美的海岸線上。

第一站:打卡觀鯨勝地——赫曼努斯

hermanus,全世界最棒的陸地觀鯨地。 非洲 南部是南半球九種鯨魚每年遷徙的必經之地,因此南露脊鯨每年萬里回游這裡交配產子。在每年6月-11月的觀鯨季,整個海岸線都可以看到鯨魚,每當鯨魚出現,呼鯨人都會吹響號角。

各位先記住這個坐標,因為此刻吹來的還是大西洋的風,不久後,我們將橫跨另一個大洋。

赫曼努斯的美絕非只有鯨魚,它同樣也是具備藝術靈魂的小鎮。 有很多當地藝術家,或者僅僅是愛好者,開著藝術小館,售賣自己手工製作的畫、手工藝品,這些物品就是 南非 人對生活理解的一個窗口。

赫曼努斯是一座很英式的小鎮,鎮上大部分都是白人, 歐洲 人也會直奔這裡來享受假期。

最值得回味的是下面這家好評度NO.1的餐廳。我們四個人吃完第一餐後,當即決定第二晚也要留給這裡。除了菜品道道好吃以外,環境和服務更是深入人心。

我們落座後,由黑人服務員進行常規服務,點餐後,按照西餐的順序一道一道的上,吃完每一道程序,小黑就立馬過來收掉全部的餐具,再換上下一道所需要的餐具,完全不嫌麻煩。而且你如果打亂順序, 比如 你在吃前菜的時候就讓服務員提前上甜品,是被拒絕的。和國內吃飯前擺盤、拍照這樣的行為相比,我覺得這個才能稱之為真正的儀式感吧! 還有一個細節,在這兒吃飯,無論是情侶還是朋友,或者家庭,沒有一個人會碰手機,大家都含情脈脈的看著對方。於是我們四個人吃飯刷手機的行為顯得格格不入,最後餐廳的經營者也看不下去了,她走過來親切、禮貌的詢問是不是菜品不夠好,第一次我們沒反應過來,回答一切都好!直到她來提醒了第三次,我們四個恍然 大悟 ,原來人家是在善意的提醒:請你盡情的享受你眼前的此情此景!本來以為餐廳經營者的氣質已經絕倫了,直到餐廳管家出現。髮型和妝容一絲不苟,身材筆挺修長,跟她交談,眼神裡透著德國人的嚴謹,肢體語言又富有英國紳士傳統,“專業、得體、貴族”這些詞都不能準確的形容,只要她出現,絕對是那個小空間裡最耀眼的,這種出眾的氣質一定絕非訓練,而是一種深入血液的素養。 

從赫曼努斯離開的時候,我們專程去了附近一個企鵝領地保護區,一路盯著有企鵝標識的路牌,結果還是迷路了,停下車來問路,一位開小貨車的司機開車領了20多分鐘的路,終於到了,這個保護區,海風極大,吹的我像企鵝一樣,開始走路搖擺了!

第二站:向南,再向南,最南端,我來了!

我們讀書時候,教科書裡記錄著非洲大陸的最南端是著名的好望角,大概是好望角太過於出名,便於記憶,其實真正的最南端是在厄加勒斯角,這裡也是整個非洲大陸的盡頭, 南極洲就在我們的對面!神奇的是, 印度 洋和大西洋在這裡匯合,石基上西邊寫著“ 印度 洋”,東邊寫著“大西洋”。

在厄加勒斯角還有個cape agulhas 燈塔,在非洲最南端擔任海上監管人已有150年的歷史, 燈塔下有郵局,我們滿懷著儀式感跑到小鎮上買來明信片,認真寫好,認真蓋好郵戳,認真放進郵箱的時刻,發現:沒!郵!票!這裡竟然不售賣郵票,得去另外一個地方買。一件儀式感滿滿的事情,瞬間讓幾個人石化……不過,來到 非洲 大陸的盡頭蓋了個郵戳,這件事已經夠令人興奮了。

第三站:莫塞貝,極致休閒之地

從厄加勒斯角離開,我們開車慢慢悠往小鎮莫塞貝開,繼續沿著海岸線,一路穿越黃色的非洲大草原、綠色的原始森林,藍色的湖泊溪流,見證了非洲的廣袤無垠,色彩變幻。

剛剛駛入莫塞貝的時候天已經黑了,夜色中的莫塞貝像一個工業小鎮,沒有了赫曼努斯的精巧和浪漫,起初我是稍稍有些失望的。好在,夜晚抵達的這個百年貴族公寓沒有讓人失望。 公寓以女主人的名字命名:Betty’s house,房屋的結構和細節處處都留著老牌貴族的在這裡的生活過的痕跡。晚上,只聽得見海的聲音,突然看見地上有唱片機,擺弄了半天,當第一節音符從喇叭裡流動出,一個男低音緩緩的唱著:joanna….一個美好而憂傷的愛情故事和印度洋的風一樣濕潤了這個夜晚。

在betty‘s house住了兩天,這大概是最散漫又有序的自駕游了吧。每天在後院打太極,練瑜伽,洗衣服,一早就坐在美成了詩的花園邊上,與海作伴,吃一個brunch。 臨走的早上,我們把從中國帶的禮物送給這家女房東betty,她接過禮物後卻讓我們稍等,轉身進到後院,請出了一位身著花襯衫的時尚老頭,告訴我們:這位才是房子的主人,也是她的父親。只見女房東把剛收到的禮物還回到我們的手上,然後請我們再次將禮物送出,交到父親的手上,父親對我們行禮,再轉交給女兒和女婿,這套流程看得我們傻眼,這才領悟到那種根深蒂固的家族傳統和貴族禮儀。老父親還熱情地給我們介紹公寓的歷史,還有結婚時的趣事:他和英國伊麗莎白女王是好友,結婚時他曾邀請過女王,但是女王不得空,讓秘書代筆給他回了封信,就是下面這封。

白天,我們和兩個 加拿大 家庭一起去探索了 非洲 人類發源地。非洲 人類從這裡開始,全世界的旅行家都在這裡拍了照,我們也不例外!

快結束的時候,導遊先生在我們的臉上,用 非洲 泥土畫了不同的圖騰,他告訴我們 非洲 原始部落會用圖騰來區分群組。

愛上莫塞貝,真想多停留幾天啊!

第四站:在最溫柔奈斯納小鎮,徹底放鬆下來

奈斯那是南非花園大道風景線上的一顆明珠,是由英王喬治三世之子喬治雷克斯創建的南非富有人士度假勝地,海灘和山林花草完美結合,潟湖又似日內瓦湖,所以,素有非洲小瑞士之美譽。它的名字起源是當年 荷蘭 殖民者來到這塊土地時,為這裡的美麗所嘆服,於是稱之為“Kenyans” 荷蘭 語中是漂亮、美麗的意思。

除了風景好,奈斯那還被稱為生蠔小鎮。這裡的生蠔從海裡打撈上來就直接送上餐桌,沒有一絲一毫的腥味,入口是果木的清甜,且肉質肥美,個頭不大,一口一個,相當過癮。

生蠔以外的海鮮,這段時間也是吃到撐。

入住了knysna小鎮TOP1景區裡的小木屋別墅,就在“洩湖”邊。天色已晚,開始下雨,我們打開了木屋裡的取暖器,脫下被雨淋濕的衣服烘烤,整個屋子溫暖極了。雨水打濕了所有的木頭,折騰了一個小時,就是不願意去求助小黑,就怕被嘲笑說我們嬌生慣養,可最後還是敗給了飢餓,因為每棟木屋都飄來了肉香。在小黑的幫助下順利取火,小黑一遍又一遍嘲笑我們:you can’t make a fire? you must be kidding!我們嘿嘿笑,厚著臉皮說:對,我們就是不會生火!火苗竄起的瞬間,四個人開心的鼓起了掌!

我們約好每天睡到自然醒,可是在這裡,躺在床上聽見鳥叫,湖面上傳來了嘻笑,濕潤的空氣捲著富足的氧離子往你的鼻子裡鑽,這簡直就是大自然的鬧鐘!四個人不約而同的起了個大早。 走個十幾步,就來到洩湖邊上,空氣乾淨到對岸的別墅粒粒可數,湖水溫溫柔柔,劃著小船隨意漂在湖面。 這是由地下水向上滲,滲出的一片湖,而當我們在小鎮逛完一圈回後,神奇的洩湖又滲回了地下,不見踪跡。

看,我只敢在岸邊撿螃蟹,早上很冷,但湖里全是小朋友!

我們住的這間小木屋

第五站 齊齊卡馬國家公園

在前往齊齊卡馬去的路上,一路上都是飛馳的汽車拖掛房車、拖掛戶外帳篷車、拖掛皮划艇、拖掛一切他們可以拖掛的,這些老外,真是在“玩”這件事情上,開發到了極致! 齊齊卡馬國家公園是非洲大陸唯一一個海岸國家公園,100公里的海岸線,北邊是原始森林,南邊是蔚藍的印度洋,森林和大海相依,沿著山谷岩壁徒步行走,感受印度洋凶險和狂野,內心竟然無比平靜。

第六站 重返開普敦,禮物要在最後拆開

很多人可能對 南非 一無所知,但是應該沒有人會不知道 南非 鑽石。 這家鑽石店的名字叫做“UK”,在 南非 享有極高聲譽,除了鑽石血統純正外,它們的設計師Johan也值得好好誇一夸。代表 南非 送給伊麗莎白女王的國禮——一枚鑽石胸針,就是出自他手。

可以說,UK是真正的皇室品牌。
左二是UK的創始人,UK就是他的名字,在1995年,他親手將那枚胸針呈送給了伊麗莎白女王。
去的那天,恰好遇上他在辦公。看見我們來,老頭高興極了,妥妥的一枚幽默的老牌紳士。先是挨個行禮,最後拉起我的手,親吻了一下,悄悄問我:what kind of man do you like?我回答:幽默、浪漫、聰明。他開心地說:wow! be carefull! romantic man easy to makes you have a baby!

走的時候,設計師Johan先生還為我們要帶給朋友的鑽石,寫了信片

To the lucky wearer of this beautifully crafted piece ― all the luck and happiness in the world.
能佩戴上這件美麗的珠寶是如此幸運,願世界上所有的好運與幸福都屬於你!

買完鑽石心情愉悅得很,順便在 大名 鼎鼎的  第七站  M6號公路上兜了一圈

這條公路太美了,全長9公里,114個彎道,以至於不少世界知名汽車品牌來這裡拍攝廣告,《速度與激情》也在這裡取景。這裡 和美 國加州一號、 挪威 大西洋之路一樣,絕對是國際自駕達人的必去之地。

第八站 好望角,不負盛名!
去好望角的那天陰霾密布。驅車經過一段叢林之路,兩邊荒無人煙,盡是 非洲 的那種奇奇怪怪的樹木,奇奇怪怪的鳥叫,不時還會遇見巨大的狒狒。越往深處走,霧也越濃,樹木也被渲染的形態恐怖。我們三個小伙伴異口同聲:寂靜嶺!還好,穿過了寂靜嶺,眼前豁然開朗,好望角到了!

晴天麗日時候的好望角真的可以完美詮釋它的名字: Good Hope。葡萄牙歷史學家巴若斯在描寫這一激動人心的時刻時寫道:“船員們驚異地凝望著這個隱藏了多少世紀的壯美的岬角。他們不僅發現了一個突兀的海角,而且發現了一個新的世界。”

但是好望角的真實場景是海浪凶險,驚濤拍岸。難怪它最早的名字是:風暴角。立足於此,真正的懂得一個詞:敬畏。

從山頂下來,目光所及之處,盡是一片煙波浩渺。開車下山,沿途都是非洲當地黑人的手工木雕,本來不敢停車的,可是木雕吸引力太大,四個人決定停下車買了就走,結果一逛就停不下來,黑人全圍上來了,我們互相用豐富的肢體語言砍著價。黑人沒有任何模板,圖紙,他們看看天,看看地,看看只有 非洲 才有的動物和植物,任由想像力和創作力發揮,粗獷中有細節,細節中有生活。買了之後,上車覺得越看越有意思,沒過癮,下山又直奔 開普敦 藝術節又淘了幾個。

 

哈!我把 非洲 五霸帶回家啦!

離開的日子快到了,就想在 開普敦 逛一逛,多看一眼這個美麗的城市,神秘的國度。
哈!我把 非洲 五霸帶回家啦!

回家的日子快到了,很不捨。就想在 開普敦 逛一逛,多看一眼這個美麗的地方。

結尾:

沒帶無人機,沒有專業設備,沒有專門編輯,我們用真實的視角還原了一場來自我們眼裡的 南非 。可是,這僅僅是這個國度的極小一部分。它值得我們再次啟程,我們已經約好第二次、第三次…我們還要回去找我們的老朋友們,給我們做打滷麵的暖心房東,紳士的公寓老父親,智慧幽默的UK先生,擁有最美酒莊的的Jantjie先生,還有那無數張笑臉…它也值得你跨越半個地球,自己去探索和發現屬於你們的故事,因為,它就一個寶藏。